好意

eat my 安利

不吃药:

新東,千字。

短,没有主题。要是有时间,我也很乐意再多写一些,他们太可爱。><


“昨天那张面膜,不是我说它——实在太不好了。我洗脸,为了这张面膜,认真地用海绵打了许多泡沫。我调好水温,把脸冲干净,拍上水,才终于郑重地敷上它的。”东堂提着包跟上来,嘴里跟路边树梢上的小麻雀似的说个不停,“你用过了吗?如果还没有用,我劝你还是扔掉它比较好,虽然是我拿给你的……我向你道歉,新开。喂,新开,你在听吗?”

新开眨眼,示意东堂自己在听。他的嘴里塞着早餐店里买来的红豆蒸包,馅料香甜,让他停不下嘴,脸颊鼓鼓囊囊得像只贪吃的仓鼠。

东堂插着口袋走在新开旁边,等新开把嘴里的食物都咽下了,才开口:

“早餐的糖分那么高,亏得你课间还能吃那么多零食。”

“一餐归一餐啊,尽八。”

新开往手上呵口暖气,东堂眨了下眼睛,新开不知道从哪里又摸出一只蒸包,他张嘴,又停下。新开转头,问东堂:

“要吃吗,尽八?很甜的。”

“我怎么会要吃这个?”东堂不可思议地回问,“我可是吃过早餐才出门的呀!”

就像没听见一样,新开掰开了蒸包,白白的面粉团中露出熟透的红豆沙的颜色,湿热的蒸汽裹着半个包子,新开把它举到东堂面前,问他:

“要吃吗?真的很甜。”

新开的手好像是被冻得发白了,指尖却是暖暖的粉红色。蒸汽带着甜的味道,小草尖似的溜进东堂的鼻子里。东堂觉得热起来,脸上被人捂上了蒸笼。他没再看一眼新开,却张开嘴领受了对方的好意。

“一会儿要肚子饿,这可不是我的错,新开……”

 

午餐的时候,新开一下从座位上跳起来,他对上东堂的视线,催促他:

“尽八,拉面拉面!”

“理论上来说,新开,拉面是不会自己长腿跑走的。所以你着急也是没有用的。”东堂从课桌里拿出镜子摆到桌面上,摘下发箍,甩了甩头发,他抱怨,“我觉得今天的发箍有点太紧了,弄得我头疼。”

他问新开,“我今天看上去奇怪吗?”

“不奇怪,”新开认真地回答,探究一般对着东堂看了一会儿,又说,“不过还是昨天的发箍衬你。”

“你倒是说说,哪里衬我了?”

“昨天的……比较细?”新开歪着头回想,“颜色暗一些,更适合冬天。”

“冬天就要戴颜色暗的吗?”东堂有些搞不清新开的审美。

他皱着精心修饰过的眉毛,偏过侧脸,镜中映出的是他秀丽的面孔。带着微醺的心情,东堂自白,“这就一点也不符合我的审美了,新开,即使在冬天,我也是箱根最美型的男人啊。”

“美型是美型。但发箍的颜色太亮……”

新开停顿一下,看着东堂,试着组织合适的话语。

他蹲到东堂的课桌前,两条手臂横放在桌沿,撑着下巴,他说,“颜色太亮,视线就会不停转移到发箍上,即使想要好好地看尽八的脸,我也看不成了啊?”

“你没事看我的脸干什么?”

“虽然我觉得尽八你不带发箍也无碍,”新开挑起眼睛,告诉对方,“带上发箍,也便于我能看清你的脸了。”

评论
热度(32)
  1. 全世界都在觊觎我儿子不吃药 转载了此文字
    eat my 安利
© 全世界都在觊觎我儿子 | Powered by LOFTER
上一篇 下一篇